雾刃没有98k

人间无味是清欢。

【直男体告白】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

我是逆风,我写下这段文字时已经快八点半,我的衣服还没洗,我的排位不想打,我刚续费完司机的舰长,然后挂着直播开始写一万年以前答应某人的告白信。



我猜某人看到这里一定觉得惊喜又刺激,甚至想把我这个拖稿拖到世界尽头的直男杰克头溜掉,再拍上整个地图的板子以示热爱。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打是亲,骂是爱。我觉得阿白对我的爱,红教堂军工厂圣心医院湖景村四个地图的板子都是见证人,而我委屈的同时甚至还得补一句“真香”。



在这里抹一把辛酸泪,大猪蹄子不好当,哄得了娇妻还得锤得了人皇。曾经我还是一个靠秀低阶战绩拐骗小姑娘的菜逼,进化到现在拿着五阶四的飞狮雕像和四阶守门人猛犸的菜逼,算起来差距只有一个被我拐骗的姑娘。



这个姑娘叫阿白。



我和这个姑娘认识的过程挺离奇,我秀战绩,她回复,一来二去合眼缘,顺便求了个联系方式。求完才偶然发现这人是个会画画的,而且还相当优秀,相比起来我看着我秀的战绩感觉杰生一片惨淡。



会一技之长的,都是大佬。



阿白就是我眼中大佬中的大佬,简称巨佬,但叫巨佬太不好听了,所以我讨了个便宜,决定叫宝贝儿。



这个便宜占的真是毫无PS痕迹,甚至让我一度摸了摸自己脸的厚度,还好,脸没红,厚得堪比隔壁老王家的隔音墙,再厚点没准能防辐射。



这就很酷了。



阿白同志本来是个根正苗红的宝宝,一不作死二不作妖,规规矩矩画画打游戏,结果一上老福特作了个我出来。作为吃杰佣的她一开始看到我没有披肩甚至没有理发师的杰克不知道怎么想,小弹簧手看到我拔腿就跑,甚至还用了个护腕。



我拿着玫瑰手杖,瑟瑟发抖且不知所措。



妈的,说好的杰佣呢,我手杖都换了你跑个什么劲。



一不做二不休,我糕点师今天就要打得你跪下然后抱着你溜弯。



最后阿白终于放弃挣扎了,她抱着脑袋看着我,我擦完刀看着她,眼神交流间仿佛完成了一场py交易,然后她转头就往远离我的地方爬,爬得飞快。在一阵呜呜呜声中我咧嘴一笑抱起她,糕点师的风骚和弹簧手的委屈,我全都要。



那时候我还是四阶,那时候我还用闪现,那时候我还觉得有糕点师很牛逼,那时候我的杰克还没有输过。



我春风得意马蹄疾,抢了个佣兵去赶集。

不是,啥玩意……



总之,在我没怎么努力也没怎么动脑子之下,杰克终于稳打稳扎上了四阶三。四阶三以后人大量开黑,双空阵容扎堆,人的操作意识越来越好,排位也开始逐渐变难,这时候我遇到了我的第一个瓶颈——远程雾刀和双空阵容。



那时候还没有殿堂级的说法,雾区刚出,自动锁定还不能关,我的排位开始输,疯狂输,疯狂掉胜率,心态最崩的一次一晚上输7把,赢的3把根本抵不过输掉的分。



湖景村也出了,我面对新地图和自己惨烈的战绩,有点不知所措。



这种不知所措就是面对瓶颈的时候找不到解决方法,我把这个归结于练习不勤,也没有做过针对的训练。翻了翻列表,就找到了阿白。



那时候我已经有了理发师,但没有披肩,拉着她在各种地图修机,练雾刀、隔板刀、隔窗刀、隔墙刀,一练就是半小时一小时,我不知道有在座各位玩游戏的有多少人能这么耐心的陪一个人,不干别的,就是修机,造雾区,然后看他一个人在那hiahiahiahe——ya,不停轻刀重刀打各种各样的角度,速度,走位。其实本来练刀就是枯燥无聊的,如果不是因为人机造雾区太麻烦,谁愿意牺牲自己朋友们的游戏娱乐时间来弄这么无聊的玩意。



但阿白这人神奇啊,她就有这个耐心,有时候明明第二天要上班还陪我到十一二点,从没有过一次抱怨,也没有拒绝过。就这么硬生生的,把我从瓶颈期磨了出来。当我能熟练打出隔墙雾刀隔板刀,当我一次次三杀甚至四杀,把各种各样的人挂上树的时候,我总是想到阿白,想到她的弹簧手,本来修机就慢,还得忍受我不自觉的自动锁定打到她身上。别人杰佣都是公主抱着往死里宠,我给她的除了无聊开机,就是被打被抱起来再丢,只因为这样比挣扎放人更快。



后来我四阶一渡劫,渡了三次,总是有不同的情况让我上不了五阶。我记得那段时间我特别暴躁,经常会骂人,会说很多难听的话,我以为我这么差劲的人她早晚得烦,结果预判失误,她比我还铁了心的坚信我能上五阶。



我居然还特么就真的上了。



上五阶以后我长松了口气,真的就像丢掉什么包袱一样,阿白也很高兴,我记得她那天转了我的第一个五阶的感谢信。我抱着我的飞狮雕像美滋滋地刷老福特,想了想决定出个手机杰克的攻略。结果攻略刚磨出来不久,阿白给了我一个惊喜。



那天她悄咪咪丢给我一张图,其实以前她也经常会画很多好看的杰佣图给我看,我每天就沉迷她的画不可自拔,甚至每张都存了下来,但那天她画了理发师和弹簧手,丢给我以后说是没有水印的。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直男到让我现在想想都想把自己头打烂的说了一句“真好看”,然后没下文了。

 

是的,你没看错,然后没下文了。



游戏打多了是真的会让人变蠢,就好像我是真的没反应过来那是阿白给我的礼物。



迟钝如我,晚上打开老福特,看到她的艾特,才发现原来那是我的五阶贺图,原来那是她画了一个星期才画好的,原来她那段时间没怎么画画摸鱼就是在准备这个。



当时我就惊了,有种想自己买个榴莲,用头撞开,再把皮放在地上跪着的冲动。



人家姑娘一番心意,你敷衍的态度如同放了个屁。



这个屁甚至都没放出啥花样来。



我看着我QQ上那句“真好看”以后的大片空白,甚至想百度一下“直男的一百种死法”,这简直是教科书级别的经典案例,严重程度堪比“多喝热水”。



我只能点赞推荐评论转发来了一出粉丝四连,然后在QQ上疯狂表示,好看,真他妈好看,感动,真他妈感动。



这贫瘠的语言让我自己都捏了把汗。



还好阿白见过世面,她比我还平静的接受了我弧长八万里的感动感谢,然后手一挥拉着我自定义。

我迅速舔着脸换上手杖拜访理发师,转着圈表示我的喜悦。



甚至打她的时候还空了刀。



还是红教堂,一个理发师追着弹簧手跑,她溜我溜得开心,我空刀空的乐意。最后终于她安安分分抱着脑袋蹲地上了,给我拎起来就是一顿亲。



哎哟我的大宝贝儿,爱死你了。



我这边亲的正起劲,她一个挣扎一jio踢我脸上,踹开转头就跑,甚至还回身拉了个板子。



……我还以为之前我那敷衍的态度她不生气来着。



是我想太多。



然后吧红教堂的板子见证了我对阿白忠心耿耿被砸千百次也不渝的喜爱。真正的杰克,就要勇于面对小娇妻的怒火,勇于用头试探对方的底线,勇于将玫瑰手杖跪下来献到大宝贝儿面前。



最后当然还是抱到了,原因很简单,坚持就是胜利。



……红教堂没板子了。



我至今都还挺庆幸那天没人观战,没人看到我被一个佣兵砸完了整个教堂的板子,甚至还恬不知耻的跟在别人屁股后面,不时空两刀破个隐身秀一下存在感。



喜欢的人面前多卑微,卑微到叫一声阿白,都怕她不愿回应。



嘿,前面想砸我板子的那个阿白,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 @工作困倦症

评论(40)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