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刃没有98k

人间无味是清欢。

信仰屠夫与屠夫信仰【致所有的屠夫信仰玩家们】





  我是逆风,出攻略的逆风,打了三个赛季杰克,或许可以称得上一个“老杰克”的逆风。

 

  很久很久以前我有一个愿望,就是用杰克打上五阶。这个愿望在第二赛季实现了。



  后来我有个梦想,打上六阶,这个愿望在这赛季实现了。



  历时三个赛季,经历各种地狱一样的磨练,坚持手搓上了六阶。



  今天我不想写攻略,因为攻略随时都可以写,我想谈的,是一个关于我自己的话题,这个话题可能很啰嗦也很繁琐,但我确实想记录下我拿到六阶雕像所经历的故事作为留念。写这些的原因一为纪念,二也是为了鼓励更多还在坚持屠夫的玩家,继续打下去。



  首先说一下,我是一个杰克信仰玩家。



  什么是信仰玩家,就是杰克强时我打杰克,杰克弱时我也打杰克。全能型屠夫擅长用不同屠夫克制不同阵容,而信仰玩家是要用同一个屠夫克制所有阵容,将这个屠夫的潜力全部挖掘出来,直到极致。



  我就是这样,试图把手搓杰克的潜力挖掘到极致的信仰屠夫。



  那么接下来,说说我三个赛季以来经历了什么。



  可能有些啰嗦,不过确实是我的真实经历,大家喜欢看的,可以继续看下去,不喜欢的,那真的很抱歉让你看到现在。



  我最初打杰克的时候,雾区还没出,只有疯狗移速。

从第二赛季中后期开始打,我利用疯狗移速几乎没怎么费劲就上了四阶,甚至几乎没怎么输。那时候我没有任何操作好言,也没有思路。因为第二赛季的人普遍还不太会玩,尤其是低阶,只需要莽就完事了。我就这么莽上了四阶,觉得自己用杰克打排位牛逼得不行,顺风顺水,甚至去老福特发战绩截图炫耀。



  是的,其实只不过是个菜的抠脚的四阶剑齿虎而已。

那时候还没有殿堂的说法,排位还是双空双慈国家队。没有调香师没有速修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角色,红蝶好像也刚出,丑皇蝶后的时代才刚刚开始。我打上四阶以后就开始迷茫,因为感觉一切好像太过容易了点。

  

  然而很快我不迷茫了。因为我逐渐开始打起了四黑队。四黑的人在四阶很普遍,而那时候我最大的感觉就是我的杰克被全图透视了。



  只要一点失误就会输,只要一抓得慢就会输,枪躲不掉会输,守错了人会输。紧接着,雾区出了,杰克一个大改,瞬间让我懵逼了。不会手机打雾刃,不会穿墙不会隔板雾刃歪得鬼见愁完全不知道雾区这个破改动的意义在哪里的我,突然想起好像在老福特上,有人曾安利过我一个同样杰克十分优秀的主播,也就是司机。



  于是被逼无奈,只能看看别人怎么打,这么一看,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那时候司机的视频有解说,我听着他清晰的思路,看出了很多以前我没有注意过的细节,我才知道原来这游戏屠夫竟然有这么多细节要注意,原来还有这么多的打法,原来还可以藏红光,骗红光,用心机和套路战胜对面。传送可以当闪现用,利用人皇反绕心理反套路,第一次刷他的视频的时候,难以形容那种惊艳。原来一个被用来当花瓶的屠夫,竟然真的可以被人玩到这么诡谲恐怖的地步。我抱着这种崇拜,第一次进了司机直播间,那时候正好赶上他打排位,用雾区杰克。可以说从那一刻,真正的被这个监管者吸引了,也被司机的操作秀到。四阶的我第一次有了一个想法,我也想用杰克上个五阶。



  那时候还不敢有六阶的奢望,总觉得第二赛季能打到五阶就是一件很强的事了,根本不敢想五阶以后还有六阶。第二赛季结束我的杰克是五阶四,我记得很清楚我是为什么会有打上六阶的想法的。



  我那时候五阶五,本来都不想打屠夫了,觉得这就是我最强的战绩了。结果后来赛季末,寻思着反正玩人也打不上去,不如就打打屠夫。结果一打就打到了五阶四渡劫。那时候我就想,如果我能第一次尝试杰克就打上五阶四,为什么不试试下赛季上六阶呢?



  结果还真让我打上五阶四了。



  更恐怖的是,就那么一个上六阶的不切实际的想法,硬生生的变成了夙愿。



  我用雾区杰克打上的五阶四,那时候雾区还要等差不多十几秒才有雾刃可以打,并且人一旦转点就很难再追上,杰克只有在雾区里才是近乎无敌的状态。



  我从雾区杰克的版本里,开始磨练操作,那时候每天晚上练习就为了第二天排位能把雾刀打好,同时开始磨练意识,从一片白纸莽追人到有意识的压对面走位,逼雾区,骗红光,藏红光,就这样还是会经常输,因为很多原因,雾刃打歪,反应慢,被对面蛇皮,没有大局观,走位失误……可以说从那时候开始,我才真正培养起自己身为屠夫的大局观,琢磨属于自己的打法,琢磨手机更实用的操作。雾区杰克陪伴着我走过了第二赛季来到第三赛季,我的雾区ak好不容易有些长进,那时候殿堂已经出了,新的速修吊打屠夫的时候,我用杰克小心翼翼的上着分。虽然也经常被吊打,被血虐,但终归还是能上五阶的,就在雾区杰克好不容易熟练了以后,突然有一天,官方公告说杰克要改了。

 

  那一刻感觉五雷轰顶,轰得我头都快没了。看司机玩共研服杰克说杰克这是加强的那一刻我感受到的不是开心,只有瑟瑟发抖的绝望。因为我清楚对于手机来说,这相当于是把容错率提高到了多么骇人听闻的地步。对于不熟悉雾刃的人来说,新杰克就是修罗场,而对于习惯了雾区ak的人来说,这又是多么痛苦的改动。



  我当时甚至都有一种感觉,这根本不是杰克的加强,这是削弱,这完全就是在刁难我杰克。



  传送骚扰流没用了,守尸杰克独占半壁江山。不会雾刃守尸的我和司机同样陷入僵局,那时候我问他到底怎么打,带金身还是传送,守还是不守,天赋怎么修改,太多问题都无法回答。后来总算,通过摸索找到了最适合传送流杰克的天赋。我喜欢追击,新版杰克的追击又非常舒服,如果把追击速度提到最高,弥补杰克本身交互慢的短板,那么或许打起来会舒服很多。



  就这样,我把我的天赋修改成了头铁和踹板,放弃了雾区杰克版本的张狂,转而再点了追猎,放弃守尸的拘禁狂,点了欧皇,并且在司机的建议下,把两层头铁换了两层踹板,转而只用一层头铁。这样的天赋让我保持追击流的同时更加自由,传送应用更加灵活。

带着更适合我的天赋,我依旧坚持传送流。雾刃杰克出来以后,我花了很长时间去适应,有时候输得特别惨,或者网炸或者心态崩不想打屠夫,都是我师门以及战队的朋友一直在陪着我,劝我,安慰我,一点一点把我被虐成渣的信心拼凑回来,一点一点把我从退游卸载的边缘拉回来,我打不好雾刃就陪我练,我抓不到人就陪我打,我心态崩了就和我一起怼天怼地然后再陪我一起真香。



  其实我总是想,如果我那时候没有遇到这群这么可爱的人,如果我还是和以前一样,打开好友列表只不过五个人,默默打屠夫,输多了就自己练,打不过就退游卸载,可能真的不会有六阶的今天。



  再后来,再后来如何了呢?



  我用雾刃杰克打上了五阶三,作为第三赛季的收尾。作为不开自瞄以后,从雾区杰克到雾刃杰克的蜕变。

 

  虽然只是从五阶四的飞狮到五阶三的飞狮,但对于我来说,已经是非常大的一个进步。



  那段时间就好像什么呢,就好像一个真正从初级班到高级班的学生,我面对太多麻烦事,众所周知手机杰克雾刃非常难以掌控,对于我来说第一个五阶四是靠着自动瞄准上的,第三赛季一开头就面对着习惯关闭自瞄以后杰克的瞄准。紧接着好不容易适应,又开始速修的地狱折磨,速修刚结束,雾区变雾刃,容错进一步降低,心态崩崩裂的同时我只能继续加紧练习。



  然后,出来了先知。

 

  先知刚出来的时候有多强不必多说,加上速修,屠夫终于打崩了。几乎所有的屠夫在那个地狱的阶段,胜率都掉到了一个惨不忍睹的地步。



  我最低胜率只有23,记得清清楚楚。那时候排位就是输,整片整片的输。所有的分都在那一刻掉空了。有时候我自闭不打,第二天甚至排名不降反升。



  那时候我就觉得不对劲了,先知很明显是要削的。结果保持了一周的强度以后,先知果然削了,再往后就是蜘蛛的加强,再往后,就是ban选。



  其实蜘蛛的加强于我倒是无关痛痒,最重要的,是ban位的出现。



  ban位进排位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机会来了。



  那时候我之所以有这么强烈的预感,就是因为我清楚我的杰克已经有怎样的水平,也清楚限制我的究竟是什么,一旦ban掉机械师这个万恶之源,没有了儿子骗耳鸣,没有了修机加成,再加上杰克的雾刃判定调整。如果没有真正会溜杰克的人皇,这怎么可能输?



  更何况最强的并不是杰克,屠夫的ban位有蜘蛛顶着。



  我咬紧牙关卯足了劲,用最快速度上了五阶一。



  有多快呢?



  11.23我刚打上五阶。



  12.05我打上五阶一。



  12天从五阶五打上五阶一,胜率70。



  基本是没怎么输过。



  我赢得想狂欢,赢得顺风顺水,赢得几乎都忘了,蜘蛛这个强度,就和当初的先知一样,是必定会被削弱的。



  而蜘蛛一削弱以后,杰克就是第一个ban位人选了。



  意识到这一点已经晚了,我刚打上五阶一,就因为蜘蛛的削弱,而在第二天,迅速被ban了杰克。



  我也迅速的,从五阶一,当天中午就掉回了五阶二。

于是这个时候,信仰屠夫的我开始面临这种玩法最大的弊端——除了杰克,我一无是处。



  我从没想过有一天我将不能在排位打杰克,三个赛季以来,我可以输无数次,可以掉分掉到自闭,但至少这些都是我最熟悉的监管者打过来的。而这一次,我半只脚踏进真正的高端局的同时,却把我最擅长的监管者禁了。



  那种感觉是什么呢?就好像你用杰克过五关斩六将的打比赛,结果决赛突然告诉你这个屠夫不能用了,你要么放弃比赛要么在比赛之前重新练一个屠夫,并且要让这个屠夫迅速适应高端局的人皇,带着你上分。

那一刻我唯一的感觉就是,我想上个六阶,结果全世界都在和我作对。



  怎么就这么难呢。



  我看着蜘蛛几乎全是红和灰的战绩,沮丧得一塌糊涂,委屈得甚至想找个地方哭。



  表面上说着我杀ban选,发各种表情包,实际上是真的,无尽的难受和委屈。



  我很想自嘲自己,逆风啊逆风,你可真是无论什么时候,都处于逆风的状态,根本就没有一刻能顺心的。

雾区杰克面对速修也好,雾刃杰克面对ban选也罢,与追逐了这么久的六阶之间,就这么始终差一点点,差一点点,努力再努力,还是就差那么一点点。



  不是没想过放弃的,我又不是什么做直播的,我就是个普通人,有自己的生活,有就业的压力,有工作和毕业要面对。一个游戏能让我近半年都始终如一的坚持六阶梦想,已经足够消磨我的所有热情和耐心了。



  真的,想过放弃算了,这就是我能达到的高度了。我真的上不去六阶了。放过我吧,我只是个普通人而已。



  没了杰克以后,胜率从70瞬间跨下来,60,50,一直到47。



  我无数次的说,我真的打不下去了。



  我一直在输,赢一把输三把,要么就平局,无数次平局,艰难的上分,一点一点往上爬,一颗星星攒一天。那段时间身边所有人都被我无一例外的发过牢骚,每一次排位结束都是新的自闭的开始。



  那段时间我无数次被网炸,被人皇溜,被ban杰克,上了分又掉,掉了再打回去。我已经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让我坚持下去了。或许是朋友的鼓励,或许是自己倔强的想要看看到底能不能打上,又或许,只是因为内心不断质问自己的“就这么放弃,甘心吗?”



  已经到五阶一了,距离六阶就一步了,就这么放弃,甘心吗。



  入殓师一出来,蜘蛛再削弱,杰克被ban,你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甘心吗?



  怎么会呢。



  于是虽然跪着上分,但也继续坚持着打。于是即使被ban了最熟悉的杰克,也继续用蜘蛛,一点点从人皇手里抢星星。于是即使要从头开始,也不放弃。



  就这样,打上去,一步步克服所有艰难,打上了六阶。



  胜率不好看,只有45。



  但六阶雕像拿到以后,我是真的觉得,恍然如梦。



  我做到了。



  我真的做到了。



  我真的六阶了,我拿到了我憧憬了三个赛季的恶龙雕像了。



  飞狮终于成为恶龙了。



  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那个菜的抠脚只能打上五阶的逆风竟然六阶了。还是在这个节骨眼,用着跌跌撞撞的小蜘蛛爬上去的。



  没有想哭的感觉,只有如释重负和狂喜。



  我没有用我最擅长的信仰屠夫打上六阶,却用我的屠夫信仰坚持着撑上了六阶。

 

  只有那时候才明白这游戏,屠夫信仰究竟是什么。

 

  是坚持,无论强弱始终如一的坚持。是倔强,不服输只想证明自己的倔强。是努力,无数个自定义练刀的夜晚的努力。是自信,由朋友和自己缝缝补补,拼凑起来的自信。



  这就是我眼里的屠夫信仰吧。



  2018年12月12日,逆风打上了六阶,完成了三个赛季的梦想,成为了曾经最想成为的模样。



  不再是以前那个好友列表只有五个人,独自打屠夫的自己了。



  现在的我,有友可依,有徒可授,有荣可耀,有光可伴。



  这游戏,玩到这样,才算知足。



  最后一句话,送给同样打屠夫,喜欢屠夫,喜欢杰克,在信仰屠夫这条路上渐行渐远的玩家朋友们,无论怎样,都不要怕,不要放弃,不要轻易把自己想得到的东西变成过眼即忘的云烟。毕竟——



  所谓信仰,不过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评论(102)

热度(1065)